当前位置 主页 > 关于赛鼎 >

然而

  

然而,肝肠寸断分开一年后,就在我要出闺的头天上午,他突然站在了我家门前,跪求我再给他一次机会。显然这是不可能的,他的鲁莽甚至激怒了我家人,就在我爹准备关门打狼的那一刻,我竟莫名其妙地被当年青涩的恩爱,再次触痛了神经,那一刻我被他的执着与幼稚感到幸福,同时也十分难过,同时我也没敢忘记妈妈提醒的出嫁必从夫这个事实。

我和明从大二开始一直到毕业后二年,真情恋爱长跑了五年,待到谈婚论嫁时,现实把我逼到了一个抉择的三岔口,我最终却无法经得住物欲的诱惑,毅然选择了与他分手,我非常内疚对不起他,可也得正视生活。